初入佛门 |  僧伽培养 |  佛门义工 |  微话人生
普陀首页普陀教育僧伽培养
悲智闽院人|常戬师别传
南普陀微网站 时间:2018/9/14 9:17:25 浏览:

  常戬师,晋平阳人。少从文,不举。寡言好静,常寄情山水以抒怀,或嗅香草以自慰。好高雅,置一寸二寸之鱼,三竿二竿之竹,兰草数株,存书满柜饱其门户。捧《笑林》于阶独乐,有风邀风,无风邀月。或抱屏窃笑,极目长天,一思千里。或与友三五,煮水分茶,闲话古今。或箕踞而坐,闻乐以醉,困则枕肘,右卧而梦。

  共和六十六年参读闽院本科。年十月,诸释庭中晒衣。戬灌门前花草。有好事者以戬反颌衅言:“戬,汝地包天乎?”闻者共俳笑之。戬既溉已,欣然笑曰:“诚然!吾善包天地人入私囊而度之,惟长恨不能包君也,君欲何乎?”衅者赤耳,闻者顾左右。戬复笑曰:“善,因天上天下无如君耳!”人贤之,请应供。

  戬普隐求具过半念同窗,立阳台独叹曰:“门前花草,今是枯荣?”

  帅与戬同榻而坐。帅请问其志。

  戬告曰:“知宁。知微者至刚,知宁者克于刚而无名。”

  帅复问其铭。

  戬告曰:“克峻明德。”

  时有白衣悔僧,戬于屏上曰:“若需诠理论文者,秀才溜街,何用宗徒。胤祯曰:‘博经通史,如剪彩以添树上之生花;目不识丁,亦饭熟不籍邻家之水火’。”

  帅问曰:“君观我孰与城北徐公美?” 

  戬曰:“君,帅甚。”

  帅复问曰:“我孰与城北徐公美?”

  戬顾左右而言它。

  赞曰:诚有此内美,又重之以修能者,鲜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