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普陀在线 简体·繁体  |  设为首页  |  加入收藏  |  联系我们
闽南佛学院
南普陀首页 南普陀新闻中心 南普陀常住 闽南佛学院 南普陀慈善会 太虚图书馆 政策法规 南普陀在线佛堂 南普陀寺功德楼网上祭祀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女众部
从佛教的“慈悲”谈新时代生命意义的指南针
编辑:定涌 来源:闽南佛学院 时间:2019/10/25 17:32:54 浏览次数:

  今天我们能齐聚在此,不得不感念我们已故院长妙湛老和尚。妙老不仅说过那句大家都耳熟能详的“不知道哪片云会下雨”的话,而且还用最后的气力留下遗训:山门常衍,勿忘世上苦人多。

  我们佛教提倡平等慈悲,普度苦厄,拔众生出生死泥。无论您身处怎样的时代,秉持菩萨“无缘大慈,同体大悲”的精神来指导自己的身口意,那么您都能体现生命的意义。

  早在2013 年 3 月 23日,习总书记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首次向世界提出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重大倡议,并呼吁国际社会树立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的命运共同体意识。随着“一带一路”的推进发展及党的十九大报告对“新时代”的重大判断,我们不仅被要求“完善自身”,更要“互利共赢、达济天下”,构建和谐社会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。

  新时代的发展理念与佛教的“慈悲”观完美吻合。依末学漏见,若要从佛教的“慈悲”来谈新时代生命意义的指南针,那就是要秉持菩萨“拔苦与乐”精神,在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、学习、工作、交际中的起心动念、言语造作处,除了照顾自己的需求外,还要关注他人的诉求,尽心尽力为自他提供一份善的增上缘,多做有意义的事,以此来体现生命的意义。

  接下来,末学仅以我们身边的人事作为契入点,从法师对学僧、同学之间、学僧对法师这三个方面的来浅谈。

  法师对学僧

  天下父母多望子成龙、盼女成凤,法师也寄予学僧成为法门龙象的厚望。由于整个社会推崇“优秀”,大家从小就被灌输“不能输在起跑线上”的思想,都削尖脑袋,争做金字塔尖上的人。

  但试问:难道只有考高分、拿文凭,在这新时代体现的生命意义?

  2018年9月,习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强调,要深化教育体制改革,坚决克服唯分数、唯升学、唯文凭弊病。

  从教育体制改革的方向看,未学以为,学院的法师若是只赏识那些拿“高分”的学僧,而忽视对资质平庸的学僧的引导,唯分数是导,那么显然有违菩萨“拔苦与乐”的精神,是无法正确指引新时代的学僧实践生命意义的。

  当年伟大的人天导师,佛陀,为那位愚笨出了名的的弟子周利盘陀伽“拔苦与乐”。佛陀以慈悲善巧,使连“扫帚”两个字都念不清楚的周利盘陀伽,最终证得阿罗汉果。(《增一阿含经》卷11)

  佛陀初成道就感叹道:“奇哉,奇哉,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,只因妄想无明不能证得。”佛陀深谙每一个众生本具的“如来藏”与自己的无二无别,因而佛陀从不轻贱任何一个众生,也教诫弟子们要尊重任何一个生命。只要秉持菩萨“拔苦与乐”的精神,对他善加引导,“周利盘陀伽们”也有春天。

  今天我们生活的新时代,僧青年被赋予了“政治上靠得住,宗教上有信仰,品德上能服众,关键时起作用”的新要求。相应地,法师除了平等善护每一名学僧的心念,代佛宣法教化学僧外,还要引导他们注重学修并进全面的、健康的发展。

  培养学僧活出“即使作为金字塔庞大的底层基石的一份子,也有饱满的热情与活力拥抱生活”的乐天派姿态。

  引导学僧明确:可能学习成绩不高,但道心坚固,行堂行得好,法器打得好,又或者会写会画,能说善道……哪怕只是能做到“逢人先意问讯,言常含笑”做一个大家喜闻乐见的人,时时处处善护他人心念,成为他人善的助缘;这些都能体现生命的意义。

  注重学僧综合素质的培育教导,而不是培养出漠视身边人事,一心考高分、拿学历的“书呆子”。

  这难道不是最符合新时代的生命意义的指南吗?

  同学之间

  同学间关系最为微妙。当身边某一同学一时间,不仅学习好而且人缘好到爆表,深得法师欢心,各种好事似乎都砸到他头上。是随喜赞叹,还是漠不关心,又或是出言挤兑?

  末学以为他人的优秀,并不会障碍我们诠释我们自己的生命意义。因此我们完全可以发自内心的随喜赞叹,而不是生起莫名的失落感,甚至孤立排斥他人。当您由衷随喜赞叹他人的善心善行时,且不说“功德”,至少您的心灵也是明亮、是清净无染的,能散发和善的磁场,您此时的起心动念、言语造作表现出的那份护念是能让他人欣慰的,而并不是没有意义的。

  又如在他烦恼业障现前时,我们可以放下成见,“等念怨亲,不念旧恶,不憎恶人”地伸出援手,而不是一味地抱怨或责难他“总摆出一副苦哈哈的脸”。

  “拔苦与乐”也讲究方式方法,若用自以为是的“我是为你好”的方式,绑架式地强行推行您所谓的“慈悲”。结果就只能如《地藏经》所述:“譬如有人从远地来,绝粮三日,所负担物,强过百斤,忽遇邻人,更附少物,以是之故,转复困重。”不仅不能拔出他人的苦,反而增添自他的烦恼。倒不如什么都不做。

  此外,以慈悲心摄受他人的不圆满,对他人的短板处我们予以包容。正如《大宝积经》云:“于破戒人生大悲心,于诸下劣,修习忍辱。”若自己持戒,他人不持戒或破戒,或是他人修持没有自己好,作为同学同修,彼此“辗转相教、辗转相谏、辗转忏悔”就是对同学的“慈悲”。使同学间和乐共处、相互提携、同修共进,共同营造和合的僧团。

  无论您是“与乐”,还是“拔苦”,您的心念所行、言语造作,放大来说,都无不体现一份构建和谐社会、构建命运共同体的生命意义。

  学僧对法师

  一说到学僧对法师,您或许只会想到“依教奉行”。但事实远不只是这样。虽我们居于学僧位,很多时候我们也该对法师多一份理解,多一份关爱。

  他们或许很严苛,或许太年轻,又或许不对您的机。如新上任的法师,教学经验尚没那么丰富,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可能不太一样,但就冲着法师那股热情的付出劲儿,我们就用实际行动来回馈他们。

  虽然我们是学僧,也可以生起一份护法的心,来护持他们,因为有人愿意出来弘法,我们就应该护持。比如我们尽量做到课前认真预习,课上积极互动,课后好好复习。当然我们并不是奔着拿“高分”去的。端正学法的态度就是秉持菩萨的“拔苦与乐”精神,善护法师的心念。

  在日常生活做到自我管理,不给班主任法师增添额外的麻烦、负担。他们真的已经够辛苦了。班主任法师交派给我们的任务,对我们而言,可能比登天还难。

  但为了善护念法师,我们直下承担,就当作一次突破自我的机会,尽心尽力去完成。

  像这样,师僧间能快速适应彼此,由于一份善的护持,法师会愿意倾囊相授所学,学僧也可借此机会回馈法师。师僧和睦,教学相长,不也是体现生命意义的一种导向吗?

  以上,末学只是以学院为例来说明。在世俗社会上,则可套用为老师对学生、同学之间、学生对老师;在一个单位里,则为领导对下属、同事之间、下属对领导;在一个家庭中,则是父母对子女、兄弟姊妹间、子女对父母等。整个社会由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学校、家庭、单位构成。在新时代,在倡导构建和谐社会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旗帜引领下,大家秉持菩萨“拔苦与乐”的精神,每个学校、家庭、单位中,从上到下、从下到上、包括平级相互间都存一份善护持的心念,作自他的善的助缘,那么,每个人都体现属于自己的特有的生命意义。

  结语

  然而佛教的“慈悲”绝不局限于此,它遍及一切时一切地一切种类,我们身边的旁生和无情识生命,在这个新时代,也都有属于它们的生命意义。

  旁生道的众生,此生堕在旁生道已经很苦了,我们如何忍心对其落井下石,仅为满足人的口腹之欲,就要饮其血食其肉呢?佛陀告诉我们它们的佛性同样无有损减。基于这一点,我们就不能轻贱它们,而任意宰割汤煮。

  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有云:“君子之于禽兽也,见其生不忍见其死,闻其声不忍食其肉。”佛教不仅倡导“慈”不忍损害,而且注重“悲”以拔苦。

  我们都知道“欲知世上刀兵劫,但听屠门夜半声”。新时代,为了构建和谐社会、互利共赢的命运共同体,我们人类就不能无视旁生的生命意义。以素代荤,是最持久的“放生”,是尊重旁生生命意义的正确指南。

  再者,生活的环境,是我们共业所感,我们自作自受。肆意地污染,对大地母亲来说,无疑是有失“慈悲”的。无情识的山河大地,频繁的以地震、海啸、泥石流等形式发出警告,所以靠牺牲环境为代价来追求经济发展的落后观念必须革除。新时代我们要提倡可续的科学发展观,善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,这也是基于佛教“慈悲”的对无情生命意义的正确指南。

  最后,把眼光发散出去,佛教的慈悲不分国界,身为发展中的大国的我们,对一切异国他乡的众生,同样秉持菩萨“拔苦与乐”的精神,给予他们善的护持和帮助,最大限度地实现互利共赢,齐心协力地构建全球命运共同体。

  (作者:闽南佛学院学僧 定涌)


 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 |  联系我们
地址:福建省 厦门市 思明区 思明南路515号 邮编:361005
备案序号:闽ICP备05008116号 Copyright 2003-2019 南普陀 All Rights Reserved.Nanputu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