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普陀在线 简体·繁体  |  设为首页  |  加入收藏  |  联系我们
闽南佛学院
南普陀首页 南普陀新闻中心 南普陀常住 闽南佛学院 南普陀慈善会 太虚图书馆 南普陀在线论坛博客 南普陀在线佛堂 南普陀寺功德楼网上祭祀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女众部
读《证道歌》心得
编辑:管理员 来源: 时间:2018/1/30 14:43:45 浏览次数:

  读《证道歌》心得
  本三(1)班 宏桢

  在《祖师警训十四篇》中每一篇都是字字珠玑,一字千金,每一篇读起来都让人不禁顶礼膜拜,感激涕零,这些都是祖师们证悟后的经验之谈,每一篇都是我们的导航。今写读书心得,唯就永嘉大师的《证道歌》来谈谈弟子的感悟。

  《证道歌》是大师大彻大悟后所作。从《证道歌》中“雪山肥腻更无杂,纯出醍醐我常纳”“法中王,最高胜,恒沙如来同公证,我今解此如意珠,信受之者皆相应”等句中可以看出。大彻大悟后,“优游静坐野僧家,闻寂安然实潇洒”更体现出大师是随性自在,潇洒至极。其实不管是从教或禅方面来说,大师都极具成就,不愧为当时的一位佛学泰斗。

  佛陀初成道时,曾感叹说:“大地众生,皆有如来自会德相,但因妄想执著,不能证得。”这是佛教理论的出发点。从教门来讲,认为佛性本具,一切众生皆有。从禅门来讲,认为含生同一真心,只为客尘障故。《证道歌》中永嘉大师说:“摩尼珠,人不识,如来芷里亲收得,六般神用空不空,一颗圆光色非色。”大师把众生本有佛性,含生同一真心,比喻成为摩尼珠。它本性清净,神通妙用现成,只是众生一念不觉,不识自心而已,大师要强调的就是真心本具,大道本成,道不属修,亦无可证,只因迷悟一念之差,而有垢净之说,于中只有契默真心,方能念得其中真意。

  真心本性,乃是无价之宝,无然而成,法尔如是,不在求,但在会,“本源自性天真佛”生佛原是一如,所以《证道歌》中说:“穷释子,口称贫,实是身贫道不贫,贫则身常批缕褐,道则心藏无价珍,无价珍,用无尽,利物应机终不吝,三身四智体中圆,八解六通心地印,上士一决一切于,中下多疑多不信,但自怀中解垢衣,谁能向外夸精进。”大师告诉我们,若能会此真心,则三身自现,四智自圆。上等根机,自信得及,一旦悟入,息得念念驰求之心,便与祖佛无二无别,一悟一切悟。而小根机之人,往往不信真心本具,而是骑驴觅驴,所以终是徒劳,若说有修有证,也只是八种解脱,六种神通,终不能见性,虽可自解怀中垢衣,也只能独善其身而不能广度有缘。此上无非是告诉我们要识心见性,心性的解脱只是一刹那的功夫,大师的观念中,上等根机的禅者,就是敢于直下承当。在现实中自我解脱,直契真心本具,这种心性解脱的境界,即是:“诸佛法身入我性,我性同共如来合,一切具足一切地,非色非心非行业。”大师是大彻大悟的过来人,把“上士一决一切了”的境界说出来,无非就是要人相信心性的解脱,不借修证,只须会得自己本来面目即可。

  在一般人来说,都是要求修行时“舍妄归真”,而大师认为取舍皆是病,如《证道歌》中云:“不除妄想不求真,无明实性即佛性”“舍妄心,取真理,取舍之心成巧伪,学人不了用修行,真成认贼将为子。”众生心本清净,自性佛本具,所以有什么“妄”可除,又有什么“真”可求呢?参禅之人,要明心见性,就必须没有心时,才能真正见本性,若以心来见性,此心定是妄心。要是没有妄心可除,没有真心可明,没有自性可见,才是真正的拍出妄念,明心见性。所以大师讲,若有妄念可舍,真心可求,那就是巧伪之心,是病态之心。真妄,取舍乃是对等之法,而心性是离一切相,所以佛法讲,但有言说,都无实义。参学之人,若不在此处着眼,不了此义,以有相的对待法修行,终成徒劳。永嘉大师苛责这种学人是“认贼将为子”。修行人这一点很重要,否则用功再多,也是盲修瞎练。

  大师在《证道歌》中所表现“禅”的思想,就是“行亦禅,坐亦禅,语默动静体安然”。大师说的就是与生活溶铸成一味生活禅,自自然然,平平淡淡,无时不有,又无处不在。

  禅在日用中,运水搬柴,无非妙用,但同样是运水搬柴,凡夫做之,只是运水搬柴,圣人为之,却是神通妙用。凡圣之差,就是因为凡夫举心动念,皆是妄想执著,圣人因“顿觉了,如来禅”,自然可以“六度了行体中圆……觉后空空无大千”。圣人契机契理,心如虚空,不滞留一物,亦无虚空之相,在生活中自然能于搬柴运水中,空无大千。

  另外,大师为了证明禅在日常生活中的妙用,还特别在《证道歌》中举了两个例子:“纵遇锋刀常坦坦,假饶毒药也闲闲。”所以我们只要明了大师“无明实性即佛性”“本源自性天真佛”与之相应,则念念不住,行住坐卧二六时中,常在禅中,何惧刀割香涂,又何苦何乐。

  对大师一生提倡台禅融合,首先是注重文字般若,他把禅的实修实证,自悟心宗和借文字般若的宣扬,导悟心宗,放在平衡地位,把禅和教的原则思想融合相摄,以更好的成就佛道。虽说禅的境界是“三世诸佛,不能自宣;历代祖师,全提不起;一大藏教,诠句不及”,但要开示学人,使学人更容易从迷惑中走出来,就必须以语言文字来接引,因此大师在《证道歌》中说:“决定说,表真乘,有人不肯任情微,直截根源佛所印,摘叶寻枝,我不能。”“真乘”即第一义谛,“直截根源”指的就是“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”的禅宗核心思想,大师是要把“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”的真乘第一义谛决定表达出来,而其他的枝叶是不愿意讲的。可见大师是主张表达禅体的。“有人不肯任情微”反映了当时有人有不同观点,当时佛教界并不提倡以文字般若来导悟心宗。另外又云:“比来尘镜未曾磨,今日分明须剖析。”意思是说从未磨洗过的明镜,在磨洗后朗耀心境,今日很分明,所以我应加以剖析和研究,这当然离不开语言文字,而目的则当然是为了提携后学,为了“达者同游涅槃路”。由此可见大师是非常重视以文字般若来指导学人的。

  其实,大师很直接、明确地把宗教放在同等地位,所以他在《证道歌》中说:“宗亦通,说亦通,定回圆明不滞空。”宗属定们,教(说)属慧门,大师认为宗与通都通达了,才能做到真正的定慧圆明。

  《证道歌》是大师一生参禅修行证道后的精心之作,力述大师悟后境界与参禅历程,对今天的学道之人有着很大的帮助,依之修行,定能见道,承佛一脉。


 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 |  联系我们
地址:福建省 厦门市 思明区 思明南路515号 邮编:361005
备案序号:闽ICP备05008116号 Copyright 2003-2018 南普陀 All Rights Reserved.Nanputu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