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普陀在线 简体·繁体  |  设为首页  |  加入收藏  |  联系我们
太虚图书馆
南普陀首页 南普陀新闻中心 南普陀常住 闽南佛学院 南普陀慈善会 太虚图书馆 政策法规 南普陀在线佛堂 南普陀寺功德楼网上祭祀
     
     
   
 
怀感文集
释净土群疑论卷第一
作者:怀感 来源:南普陀在线 时间:2008/10/23 15:38:26 浏览次数:

  西都千福寺大德怀感撰

  问曰。佛有几身。净土有几种。

  释曰。佛有三身。土有三土。三身者。一法性身。二受用身。三变化身。土有三种者。一法性土。二受用土。三变化土。法性身居法性土。受用身居受用土。变化身居变化土。法性身土。俱以真如清净法界。以为体性。如般若说。彼如来妙体即法身。诸佛如法界体性经文殊师利礼云。无色无形相。无根无住处。不生不灭故。敬礼无所观等。维摩经云。如自观身实相。观佛亦然。法性土者。如般若云。庄严佛土者。即非庄严。又维摩经云。虽知诸佛国及与众生空。又云。诸佛国土亦复皆空。又云。十方佛国皆如虚空。虽知身土并一真如。夫如者不一不异。而言法性身居法性土者。此以觉照性义名身。法真理体名土。是施设安立谛门说。二受用身土者。此有二种。一自受用身土。二他受用身土。自受用身土。以菩萨行八万四千波罗蜜行。修习圆满恒沙果德。自利利他四智周圆净五蕴等。为自受用身体。即以智上所现微细周遍广大清净四尘。唯佛与佛乃能知见。自受用身所依止处。为自受用土体。他受用身土者。为初地已上诸大菩萨。平等性智。击发镜智利他功德。随其所应现一分细相。为他受用身土体性。变化身土者。为于地前菩萨及二乘凡夫。以成所作智。击发镜智利他功德。随其所应现一分粗相。为变化身土体性。此受用变化二土体性者有三。一摄事归真体。二摄相归心体。三本末别明体。摄事归真体者。一切众法。皆以真如为体。此报化二土。即以真如为体。二摄相归心体者。此报化二土。皆如来等净心所现。故维摩经云。随其心净即佛土净。即唯识论及摄大乘论等明。一切万法皆不离自心。三本末别明体者。此二净土。俱以众宝庄严为体。

  问曰。今此西方极乐世界。三种土中。是何土摄。

  释曰。此有三释。一是他受用土。以佛身高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。其中多有一生补处。无有众苦但受诸乐等故。唯是于他受用土。二言。唯是变化土。有何圣教。言佛高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等。即证是于他受用身土。何妨净土变化之身。高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。以观经等皆说为凡夫众生往生净土。故知是变化土。三通二土。地前见变化土。地上见他受用土。同其一处。各随自心所见各异。故通二土。由此经言。是阿弥陀佛非凡夫境。当作丈六观也。

  问曰。前第一释。若是他受用土者。云何地前凡夫生。若变化土者。云何地上圣人生。

  释曰。计彼地前菩萨声闻凡夫。未证遍满真如。未断人法二执。识心粗劣。所变净土。不可同于地上诸大菩萨微细智心所变微妙受用净土。然以阿弥陀佛殊胜本愿增上缘力。令彼地前诸小行菩萨等。识心虽劣。依托如来本愿胜力。还能同彼地上菩萨所变净土。微妙广大清净庄严亦得见。故名生他受用土。佛地论等说。初地已上生他受用土。地前菩萨生变化土。此据自力。分判地前地上居二土别。不据他力别愿胜缘而说。只如肉眼论言唯见障内色。唯见欲界不见色界。唯是离中知不是合中知。然法华经说。父母所生清净肉眼。见于内外弥楼山等。乃至阿迦尼吒天色。岂不是肉眼能见障外等色。及见色界诸天色耶。又解深密经及摄大乘论等说。如人照镜自见本面。以彼镜中无有面像。当见自面黑白之精。此扶根尘与眼根合。何见彼扶根色尘。此岂不是合中知。若言见障外色界及自扶根色尘者。便与论文相违。若不见者。复与经文相违。故知。佛地论师。据大分自因而说。不据他殊胜力别缘而说。而定自在所生色。非是色尘。不合为眼所见。若得大威德定。所变定自在所生色。即能令凡夫人眼所见。今此亦尔。以本愿力。令彼地前菩萨等生受用土。不可一向判令不生也。又如观经第九观云。阿弥陀佛真金色身。高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。八万四千相好。唯是他受用身佛。非是地前所能观见。下文言。然彼如来宿愿力故。有忆想者必得成就。故知乘宿愿力。观见受用之身。亦乘宿愿之力。生受用土。佛地论中亦作是问。前说净土最极自在净识为相。云何会中有声闻等。而不相违。有何相违。诸声闻等同菩萨见。同菩萨见故闻说妙法。一论师言。或复如来神力加被。令暂得见闻说妙法。此是如来不思议力。不可难以根地度等。此师意明。说佛地经时。在他受用土。诸声闻等见彼净土。闻佛地经。此由如来不思议力。彼是一时化缘。令暂得见。今此是不可思议本愿力。令亦得生。斯有何过也。

  问。若然者此亦有过。地前不合生他受用土。以乘本愿。得生亦可。地上不合生自受用土。应乘本愿得生。

  答。自受用土名为自。不可乘愿令他用。他受用土既为他。乘彼胜缘亦得往生。又自受用土极微妙。不可乘愿而得生。他受用土为他现。纵有微妙令下见。又他受用土有本愿。乘其本愿凡夫得生。自受用土无本愿。为此不令菩萨见。

  问。若自受用土名为自。他亦若得生自义不成。自受用土佛同见。他佛得见无自义。

  答。佛是究竟解脱身。圆证一如应他自。菩萨惑障未除尽。不可生佛自土中。如是等众多问答。不可一一具说。诸有智者。随义应思也。又纵令地前菩萨等。自识相分见粗相净土。不见微妙清净国土。同诸菩萨所见微妙清净宝土。然以诸大菩萨受用法乐。无有一切身心忧苦。唯有无量清净喜乐。无有恐怖。或喜乐。或生厌离。或断疑。故亦得名为生他受用土。又起信论云。从初发意乃至菩萨究竟地心所见者。名为报身。此之论文已通地前。得见他受用身。若得见他受用身。何妨得生他受用土。此以一义。通佛地论一师所解。或起信文。据初地已上证发心说见佛。言变化土地上菩萨生者。此有现一身理通报化。随宜见者。凡圣各别何妨。下不得生上受用土。以下不能见胜妙之土。又业劣弱不得往生。上能见下。为欲接引地前凡夫。生变化土。有何妨废。又地上菩萨生变化土者。皆是化身。亦无有过。

  问曰。极乐世界既许凡夫得生。未知。为是有漏土。为是无漏土。

  释曰。如来所变土。佛心无漏。土还无漏。凡夫之心未得无漏。依彼如来无漏土上。自心变现作有漏土。而生其中。若约如来本土而说。则亦得名生无漏土。若约自心所变之土而受用者。亦得说言生有漏土。虽有漏以托如来无漏之土。而变现故。极似佛无漏亦无众恶过患。

  问曰。若是有漏土。三界之中何界所摄。

  释曰。此有二释。一有漏净土是欲色界摄。以有漏心不离五界故。三界即有漏。有漏即三界。既言有漏。即三界摄。若未离欲界欲。以欲界生得善或方便善。读诵大乘方等经典。修三福行又十六观等。以此善根生于净土。此心所变即欲界摄。若已离欲。得色界心。修十六观生于净土。即色界摄。故彼净土通欲色二界。无色界众生无实色身可生净土。以净土是众宝庄严故。实非无色界摄。定心示现其理可然。彼净土宝地上者。是于欲界。虚空中者。是欲色天。故无量寿经。阿难白佛言。彼佛国土若无须弥山。其四天王及忉利天依何而住。佛语阿难言。第三炎天乃至色究竟天。皆依何住。阿难白佛言。行业果报不可思议。佛语阿难言。行业果报不可思议。诸佛世界亦不可思议。其诸众生功德善力。住行业之地。故能尔耳。下卷言。尔时佛告阿难。汝见彼国。从地已上至净居天。其中有微妙严净自然之物。为悉见不。以此准知。彼之净土有漏心所变。即欲色二界摄。二释虽是有漏所变净土。不得名为是三界摄。

  问。既是有漏识心所变。有漏之心即三界摄。无有漏心而出三界摄。心既三界摄。所现净土宁非三界耶。

  释。虽知有漏体性不出三界。然以别义。但得名有漏。不得名三界。故三界名局。有漏名宽。只如凡夫得生西方非五趣摄。故无量寿经言。横截五恶趣。恶趣自然闭。又阿弥陀经言。彼佛国土无三恶趣等。又无量寿经言。彼国众生非天非人。因顺余方。故有人天之号。故知彼土无五趣。既许生是凡夫。而非五趣所摄。何妨土名有漏。而非三界所收。

  问。彼土凡夫是人是天。于义何废。经文但言无三恶趣。何妨得有人天趣耶。而经言非天非人者。此说大菩萨等非天非人。因顺余方故有人天之名。非据凡夫得往生者。凡夫生彼。或是人趣。或是天趣。于理无妨。

  答。若是凡夫得生净土。是人天趣者。若是人趣。人趣有四。为是南阎浮提人。为是东西二洲及北郁单越人趣耶。若是天趣。为是四天王天乃至色界阿迦尼吒天耶。若是四天下人趣者。彼北郁单越。应是八难之中郁单越难。若是色界等。应是长寿天难。此是难处。云何名净土。劝众生生耶。若言是人趣而不得名四天下人等。亦得名天趣。而非四天王天等。若然者。四天下外。别有人趣耶。四天王天等外。别有天趣等耶。若言有者。何即净土众生是人天。非四天下等人天耶。亦有净土有漏非三界有漏。其义何妨。若言四天下人趣等外。无别人趣。四天王天等外无别天趣。净土凡夫亦得名凡夫。不得名人趣天趣者。何妨净土亦得名有漏。不得名三界也。以彼五趣例此三界。其义显然。不可迷执也。又诸法相中。有宽有狭。只如世间名宽有漏名局。有漏名宽三界名局。三界名宽四生名局。四生名宽五趣名局。何者只如如来所变秽恶国土。虽似三界非如三界。虽是无漏而名世间。此则世间名宽有漏名局。有漏名宽三界名局者。即是凡夫等有漏识心所现净土。亦得名有漏。不得名三界。故大智度论言。净土非三界。无欲故非欲界。地居故非色界。有形故非无色界。此论义意。非是净土无漏识心所现净土名出三界。但有漏识心所变净土器世间相布置法用安立有情利乐等事。不同于此三界等相。名非三界也。三界名宽四生名局者。四生唯取异熟五蕴有情世间。三界通三性及器世间。故三界名宽。四生名局也。四生名宽五趣名局者。中有是化生而非是五趣。及净土众生等是化生非趣。如是等名字宽狭。体性差别。此经论等有此不同。岂得有漏识心所变净土之言则令是三界摄也。又如第八识有三名。一名阿赖耶。二名阿陀那。三名异熟。若得阿罗汉辟支佛果。及入八地诸菩萨等所有第八识。但名阿陀那。及名异熟。不得名阿赖耶。岂依无阿赖耶名。即遣阿罗汉无第八识。执持诸法种子耶。岂以无三界名。而令凡夫众生生于净土。有漏识心不变化净佛国土。受用种种大乘法乐也。又托如来无漏净土。虽以有漏心现其净土。而此净土从本性相土。土亦非缘缚相应缚缚。不增烦恼。如有漏心缘灭道谛烦恼不增。犹如观日轮损减眼根也。故非三界。非三界系烦恼增也。

  问。若不许是欲色界摄者。何因无量寿经言乃至净居天等。

  答。此是施设为天。不可即为实天分欲色界也。若实天者。如来净心所变。岂是欲色界摄。又言若是色界者。已下欲天为胜为劣。若劣者。如何色界反劣欲界。若胜者。如此娑婆世界欲色两界胜劣不同。欲色有情优劣差别。彼土亦尔。生色界者胜生欲界。何因四十八弘誓愿。说国中人天形色不同有好丑者。不取正觉。彼色界形既胜欲形。如何说同。故知假安立说为净居天等。非实即是欲色界也。于前二解初释为正。异熟识体是实有情。生彼众生诸菩萨等未灭异熟。何得说彼非实天人。

  问曰。若凡夫所变净土是有漏。非三界所。感之生彼者。不同余人天造恶受苦果。说非人天。如胜鬘经。说变易生死非三界摄。非彼生死实报。是化生非人天趣者。未知净土化生凡夫非三界。璎珞经说。三界之外有众生者。是洴沙王国安多偈师义。非佛说。故是三界身。实非三界身耶。依此后解复为斯问。

  释曰。此何所惑更为斯问。净土器世间虽有漏识心所变。而不得名三界。即有漏义宽。三界义局。净土凡夫但名化生有情。不得言人天二趣。此即四生义宽。五趣义局。今此亦尔。虽是凡夫有漏之身。不得名为三界身也。

  问曰。此义更难。若尔者即应身非三界之身。业非三界之业。若业非三界者。当在娑婆孝养父母。修行三福。作十六观念佛等业。此等业当起之时。未得色界心。即是欲界生得善闻慧思慧心。若得色界定。即是色界修慧之心。生色界已。愿生西方。即是色界生得善闻慧修慧心。无漏之心不能感报。业既是其界所摄。以业招报。还须三界所收。因果决然。岂得乖斯道理。而言生净土非是三界之身耶。

  释曰。前言是其有漏非是三界。已广成立。此但失名。而不失体。斯有何过更复重征。虽知造业之时此业是于欲色二界有漏善心。有漏善心所感之报。即是净土之形。不名欲色界摄。而此业报以果摄因。不得名为欲色界业。但得名为净土之业。若言是欲色界身起欲色界心而造于业者。宁容不是欲色业者。欲界之业所感人天受报。极长不过万六千岁。若感净土遂得寿命无量无边阿僧祇劫。岂欲界业能感彼命无量阿僧祇劫耶。斯亦乘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弘誓愿力。令其业力感报极长。非是凡夫所测度。经文显然。不可不信。大乘道理意趣难知。诸佛境界非凡所测。但知仰信专诚修学。不可一一依诸法相楷定是非。论是三界非三界也。

  问曰。凡夫众生所生净土。凡夫未得无漏净心。随心所变土还有漏。有漏之土即名秽国。何得亦言生净土。

  释曰。净有多种。有真实净。有相似净。有究竟净。有非究竟净。真实净者。谓无漏善心。相似净者。谓有漏善心。究竟净者。谓诸佛世尊。非究竟净者。谓十地已下乃至凡夫。有体净相秽。有体秽相净。有体相俱净。有体相俱秽。体净相秽者。谓佛心无漏清净。故所现之土亦复清净。然所现土现于秽相名体净相秽。故维摩经言。为欲度斯下劣人。故示是众恶不净土耳。体秽相净者。如十地已还本识及有漏六七识并地前凡夫一切有漏心所现净土。是有漏故名为体秽。以依如来清净佛土。自识变似净土相现。故名相净也。体相俱净者。如佛及十地已还无漏心中所现净土。名体相俱净。体相俱秽者。如有漏心所现秽土等。是也。今此得生西方。虽是凡夫。然前第二句。体秽相净也。

  问曰。如维摩经说。若菩萨欲得生净土。当净其心。随其心净即佛土净。此之心净经文。乃约十地菩萨方名净心。如何凡夫即欲生于净土。若言得生净土。应言己净其心。且具缚凡夫见修诸惑纷纶竞起。无暂时停。今既不净其心。如何得生净土。

  释曰净土有多种。非是一途。有究竟净心。有未究竟净心。有有漏净心。有无漏净心。有有相净心。有无相净心。有伏现行净心。有断种子净心。有自力净心。有他力净心。其义非一。不可为难。诸佛如来逗机说法。或就究竟作语。或就未究竟为语。如是等说其义不定。不可唯依维摩经说究竟净心。十地之位心净土净之文。不信观经伏现行惑。依藉他力得生西方。云心不净不生净土。譬如得通之人方能陵空。何妨未得通人依得通者亦陵空也。又彼言净。谓究竟净心能为他有情现无漏净土。今往生净土。谓依佛净相而现其净土。彼本此末。依他他依。师弟道殊遂分胜劣。彼据胜说。此约下论。不相妨也。

  问曰。彼西方净土之处为亦有秽土不。若有者如何名净土。若无者亦如卢舍那佛千叶莲花一一花上有百亿国。此一一国皆是秽土。如何莲花藏世界卢舍那佛所坐花王之座净叶之上而有秽土。又身子见秽。梵王见净。此并净秽二土同处而现。何故极乐唯有净土。而无秽土耶。

  释曰。此有二释。一云极乐世界唯有净土。于彼方处无秽土相。以是净土极净妙故。如其有者。即有亦净亦秽之过。又色法质碍不可同处。秽净二相俱时现行不相容故。杂乱过故。观经等文曾不说故。四十八愿无斯愿故。如其有者。往生众生应亦生故。亦应得见。不生不见。故知无也。有说。亦有秽土。同处同时不相障碍。言二色法不相容受。此是小乘不了之教。净秽两土皆遍十方无边限故。如此秽土即有净土。如卢舍那净花王座即有千百亿秽土之相。皆悉净处有秽。秽处有净。不相杂染。不相障碍。各随所见净秽不同。各随所生净土秽土。如前所难并是小乘。非大乘宗。作如是说。广如摄大乘论等及诸大乘经所说。不烦广述。虽知同处净秽可成。然彼西方唯净非秽。心秽众生不生彼故。经唯说净不说秽相。令余方众生欲生彼故。

  问曰。如安法师净土论说。净秽二土为一质异见。为异质异见。为无质而见。彼释言。一质不成故净秽亏盈。异质不成故搜玄即冥。无质不成故缘起万形。虽有此释文义幽隐。请为开示。广陈玄旨。

  释曰。安法师慧悟开明。神襟俊爽。制造斯论。妙穷深旨。于时大乘经论文义未周。已能作此推寻。实为印手菩萨。可谓。凿荒途以开辙。标玄旨于性空。然且文隐义深。读者罕知其趣。今当为子广宣其义。净秽两土由净秽二业。令其自心变现作净秽相。此净秽相是净秽心现。心净土净。心秽土秽。各由自心。心既有殊。土宁称一。故曰一质不成故净秽亏盈。佛未足指按地。秽盈而净亏。佛已足指按地。净盈而秽亏。如维摩经说。故知。身子梵王二心各异。所现之土净秽有殊。不可言其一。故曰一质不成故净秽亏盈。虽复净秽两心现净秽二土。心有两体。土成二相。然同处同时不相障碍。不可言有净处无秽。有秽处无净。别处而现而有障碍。以同处同时现净秽故。故曰异质不成故搜玄即冥。搜者搜求也。玄者幽玄者。搜其幽玄旨趣。净秽两相冥然同在一处。不可分成二所也。计此应言异质虽成搜玄即冥。此法师犹未全解唯识义。故以同一处言异质不成也。亦可。净秽相殊其体无二。搜其实体唯是一如。故言搜玄即冥。无质不成故缘起万形者。此净秽土虽同处现。而二相别。皆由净秽两业因缘差别。变现种种棘林琼树瓦砾珠玑。从缘所生依他起性。方成土相。不同于彼空花龟毛兔角遍计所执性情有体无无形质体。故曰无质不成故缘起万形也。

  问曰。净秽二土如同处者。此二土相虽珠玑瓦砾净秽有殊。莫不皆是四尘色香味触四大所造地水火风八微合成质碍为性。如何同处同时诸微不障。坏彼色性无质碍能。既法相违。义难通释。请除此滞。以显微言。

  释曰。唯执极微有质碍性。此乃是萨婆多宗部执异计。岂是大乘通相妙旨。只如大乘时节长短世界大小皆悉不定。时即演七日为其一劫。促千载而为片时。量即纳须弥于芥子。内巨海于毛孔。岂限长短巨细者哉。质碍亦尔。碍无定碍。其碍即以木碍木。以石碍石也。不碍者。人水鬼火天珠鱼宅。本同一处。何有异方。以兹类彼义可知矣。故身子丘坑本无别处。梵王净刹岂指殊方。盖由万境万心。随心净秽。唯识妙旨岂局质碍者哉。

  问曰。有漏之心体既是秽。秽心所现诸器世间。只应能现秽土之相。如何能现净土之相。如彼无漏净心所现出过三界净土相耶。若彼秽心能现净相。维摩经何故说言。众生罪故不见如来佛国严净也。

  释曰。体既是净。得现秽相。何妨体是其秽而得现其净相。故一心之上有种种净秽等相。心有多功能。现众多相。又由以本愿与众生。令为现净土。众生宿。于佛所有生大愿。深厌秽心。修清净行。诧彼如来净土相上。虽是有漏。而能现彼清净佛土。还如世尊所现无漏清净佛土。此由他力为增上缘。令此有漏之心现其净土相也。又佛有大神力。能令上人见秽不见净。如众香世界九百万菩萨来此娑婆。唯见秽国不见净土。或能令下人见净不见秽。如以足指按地。令舍利弗等见三千世界纯是珍宝庄严。或令净秽俱见。如宝盖之中现十方净土及此秽国也。今此得生净土者。盖是诸佛之力。不可以凡夫之智测量大圣作此疑难。但须依教修行也。

  问曰。如大品经等。说内空外空内外空等。今净土即是外空。众生即是内空。既尔有何众生为能生。有何净土为所生。又维摩经言。诸佛国土亦复皆空。又问。以何为空。答曰。以空空等。又言。菩萨云何观于众生。维摩诘言。如第五大第六阴第七情十三入十九界等。法法花经言。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。般若经言。如来说。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。又言。实无众生得灭度者。如是等诸大乘经究竟了教。咸言诸法空寂。何因今日说有西方净土。为所生之土。众生为能生之人。劝人著相起行依不了义经。此乃不得诸佛深义。取著有相。不名习学大乘法也。

  释曰。如向所说。大乘空义究竟了教。深生敬信。不敢诽谤。究竟出离二种生死。断人法执。证大涅槃。唯此一门。更无二路。小行菩萨二乘凡夫。修菩萨行。欲求佛果。未证无生法忍。不免退转轮回。非无种种法门句义。依之修学。趣求出世。如何所引诸大乘经。说毕竟空破人法相。唯此等教是真佛说。今观经等所说西方净佛国土。劝诸众生往生其国。此亦是于真佛言教。既俱佛说。并为真语。何为将彼空经。难斯净教。信彼谤此。岂成理也。然佛说法不离二谛。一俗谛。二第一义谛。俗谛是因缘生法。依他起性。非有似有。第一义谛是无相真法。圆成实性。诸圣内证。妙有真有。然其二谛非一非异。以真统俗。无俗不真。即一切诸法皆归寂灭。若不以真摄俗。即一切诸法缘会故有。缘离故无。万法宛然。不可言无也。佛或破众生相。令归无相。欲除人法二执见修两惑。偏明第一义谛。说一切皆空。欲令众生舍凡成圣。断恶修善。欲求净土厌离秽土。具说种种法界因果差别。凡圣两位净秽二土。今遣舍秽归净隔凡成圣。即于此门中。说种种诸法。皆为成就佛法利益众生。化宜方便。逗机善巧。理宜如此。故教有二门。不可读第一义谛之经毕竟无相之理。即谓净土因果等教将非是佛真言。不为究竟之说。便谤而不信也。不可读种种因果差别言教。不信说一切空寂。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无相玄宗。便毁而不持也。此即于诸大乘经三藏圣教。有赞有毁。怀疑怀信。亦修善法。亦造重罪。信不具足名一阐提。如十轮经具明其罪。可须俱生敬信。善会二宗旨趣也。故维摩经言。能善分别诸法相。于第一义而不动。能善分别诸法相者。此依世谛门说也。于第一义而不动者。此依第一义谛门说也。又言。诸法不有亦不无。以因缘故诸法生。不有不无者。第一义谛。离有离无等四句也。诸法生者世谛。从因缘等世间出世间种种诸法生也。又言。虽观诸佛国永寂皆空。而不毕竟堕于寂灭。是菩萨行。虽成就一切诸法。而离诸法相。成就一切诸法者。世谛法也。而离诸法相者。第一义谛无相也。又言。虽知诸佛国及与众生空。而常修净土。教化于群生。上两句第一义谛。下两句世谛。大品经等虽说内外空等。第一义谛也。而言净佛国土教化众生。世谛也。如是等众多大乘言教。皆说毕竟空寂法门。即言净佛国土教化众生。子须具读经文。上下参综。自相和会。除其信谤之心。为人宣说。勿有赞毁之语。此即自利利他。同得离苦解脱。而乃披寻圣教。文义不同。自信不具毁陷其身。令他听徒成阐提业。自损损他也。解深密楞伽经及瑜伽论。摄大乘论唯识论等。三性三无性义。一圆成实性。二依他起性。三遍计所执性。圆成实性离相真实。依他起性非有似有。遍计所执性情有理无。犹如龟毛兔角等物。汝引大品经等。或约圆成实性毕竟空理。佛说为空。实非空也。或约遍计所执犹如空花。佛说无法。今说净土等。教约依他起性。从因缘生法。非有似有。因果之义万法宛然。而子但见说圆成实性。无相之教破遍计所执。毕竟空无之文。遂不信说依他起性因缘之教法也。即是不信因果之人。说于诸法断灭相者。故经文宁起我见。如须弥山。不起空见如芥子许。斯言诚可诫也。又说。空有皆俗随机。第一义谛非空非有。故说净土佛国空者。皆俗。随机令其入法。何是何非。

  问曰。净佛国土离众秽恶。一得往生。超绝生死。永离三恶道。无复五烧苦。皆是正定之聚。悉是阿鞞跋致。无量寿经言。次如泥洹之道。若尔者。不可著相凡夫具众罪业。心有所得而得往生。当须依诸大乘经文及中百等论。广学无所得法。方可往生净土。今乃劝人。依观经等。作十六观宝树池等及佛菩萨相好色身。或称名号。存心住相。岂非是有所得心住著诸相成于病也。既是有病。未免轮回。如何得生西方净佛土也。

  释曰。若能观一切诸法毕竟空寂。无能观所观。离诸分别及不分别。作此观察。得生西方。咸为上辈生也。如观经中说。上品生等于第一义。心不惊动。此人临命终时。阿弥陀佛与诸圣众来迎行人。赞言。法子由汝解第一义谛。我来迎汝。即生西方无量寿国。然凡愚之人在俗。纷扰不能广习诸大乘经。观第一义谛。作无所得观。或复净持禁戒。孝养尊亲。或修行十善。专称念佛。虽有所得亦是不可思议殊胜功德。皆得往生西方净土。如经具说。但往生净土行门非一。往生之人九品差别。岂得唯言无所得法而得往生。不信三福十六观等往生净土也。又有所得心通于三性。善不善业咸能感报。今三福等悉是善业。经言。是三世诸佛善业正因。既是善业。宁容不感净土之报。子今云何唯以无所得而得往生。有所得心不得生者。出何经教。既无圣典。何所依凭。今观经等具明三福十六观等。作此相业。说得往生。文义显然。不可诽谤。宁容不依圣教自率凡情。言有所得心不得生于净土。以有所得心是善性有殊胜福。能灭娑婆重罪。得生西方净土。如地观等言。作是观者。除八十亿劫生死重罪。舍身他世必生净土。心得无疑。此岂不是作有相观等生西方也。若不信如是等言教。便成不信受佛语轮。成就十恶轮罪也。又言。称佛名故。于念念中灭八十亿劫生死之罪。得生西方极乐世界。如此等经文诚证非一。不可非废众多圣教。言不得生唯言学无所得而得往生也。以往生众生有凡有圣。通小通大。有相无相。或定或散。利根钝根。长时短时。多修少修。咸得往生。而有三辈九品差别。花开早晚有异。悟道迟速不同。故知往生既有品类差殊。修因亦有浅深各别。不可但言唯修无所得而得往生。有所得心不得生也。以往生者非唯圣人。凡夫亦生也。又佛净土有理有事。有报有化。故修彼因有种种异。生理净土修无相因。生事净土修有相因。生报净土修无漏因。生化净土修有漏因。土既有本末。因亦有胜劣。故非无相一因得生一切净土也。


 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 |  联系我们
地址:福建省 厦门市 思明区 思明南路515号 邮编:361005
备案序号:闽ICP备05008116号 Copyright 2003-2018 南普陀 All Rights Reserved.Nanputu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