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普陀在线 简体·繁体  |  设为首页  |  加入收藏  |  联系我们
太虚图书馆
南普陀首页 南普陀新闻中心 南普陀常住 闽南佛学院 南普陀慈善会 太虚图书馆 政策法规 南普陀在线佛堂 南普陀寺功德楼网上祭祀
     
     
   
 
广洽法师
广洽法师简介
作者:于凌波 来源:南普陀在线 时间:2006/12/30 18:06:00 浏览次数:

  广洽法师(西元1900~1994年)

  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四日,新加坡龙山寺住持,九十五岁的广洽老和尚,与世长辞了。弘一大师晚年在闽南期间,洽师随侍大师十年之久,与大师因缘最深,情谊最厚。他辞世示寂,使无数崇仰大师的人叹息不已。

  广洽和尚,俗家姓黄,是福建泉州南安县人,一九○○年(清光绪二十六年)生于南安县的罗东乡。据林子青居士《缅怀广洽老法师》一文说,洽师童年的时候,没有读过多少书,但因加入乡里的大和斋堂为“斋友”,读了不少佛经,受到佛教思想的薰陶,而有出家的念头。一九二一年,他年已二十二岁,因久慕厦门南普陀寺的道风,发心到南普陀寺,礼当时南普陀寺监院瑞等上人为师,在南普陀寺旁的普照寺剃度。瑞等上人为他取法名照润,字广洽,是属于漳州南山清泰寺临济宗的“喝云法派”。是年冬季,在莆田梅峰光孝寺,依谛本和尚受具足戒,然后回到南普陀寺任执事。

  一九二二年,洽师的剃度师瑞等上人到新加坡,助转道法师兴建普陀寺,洽师也于翌年赴南洋参学数年。一九二六年回到闽南,在漳州南山寺依性愿法师,学习丛林制度和梵呗唱念,对于“四大祝延八大赞”尤为精到。那时转道、瑞等诸师在南山寺创办“南山佛化学校”,他也尽了襄助之力。一九二七年,性愿法师与转物、转解二师赴南洋弘化,洽师也离开南山寺,回到厦门南普陀。由于他精于唱念,长于法器,所以每值农历春节,或佛菩萨圣诞日上殿时,都由他“掌锣”。掌锣是丛林唱念最重要的职务,因为锣是唱念时的定音标准,定音不对,唱念就紊乱了。

  洽师二度回到南普陀寺,初任知客,后来升任副寺,一九二八年冬,弘一大师与尤惜阴、谢国梁二居士首度南游,目的是到暹罗去的,途经厦门,大师为陈敬贤居士留下来,住在南普陀寺,洽师始认识这位持律严谨的一代大师,但以大师在厦门停留未久,翌年春又回温州,所以他亲近的机会不多。一九二九年十月,大师重到厦门,仍驻锡南普陀寺,广师当时在南普陀寺任知客,有较多亲近的机会。洽师对弘一大师仰慕崇敬,恳切无比,此后十年间,他经常随侍大师,恭敬供养,朝夕请益,对大师的训诲拳拳服膺,这可说是广师一生学佛做人的转辙点。

  相对的,大师在南十余年,讲律著书,弘化一方,得力于洽师的承事协助之处颇多。大师生活琐事,诸如寄发邮件经书、印刷经书、代购药品等,一概委托洽师办理。在林子青居士编辑的《弘一法师书信》一书中,全书七百余封信件,致洽师者有五十二封之多,可见一斑。一九三五年四月,洽师送大师赴净峰,居三日后,洽师辞别时,请大师为他订一分修持日课,大师在〈为广洽法侣定修持日课,附记蕅益大师入灵峰因缘〉一文中说:

  广洽法侣与余数载聚首,相契颇深。送余入山,居三日,将归禾屿,嘱订修持日课,为略书如下:午前,读法华经一卷,阅华严一卷。午后,温习戒本羯磨,读行愿品一卷。余时默持佛菩萨圣号。布萨日,读梵网戒经一卷???岁次乙亥弘一演音书。

  是年十一月中旬,大师二度到惠安科山寺演讲,十二月初回到泉州,即卧病草庵。左臂感染湿疹,仅一日许,前臂溃烂十之五六。未几延及上臂,势不可止。不数日,脚面又生疔,足腿尽肿,寒热发作,十分严重。于是写下遗嘱,付侍者传贯师。洽师闻悉,赶往泉州,接大师回到南普陀寺,每日陪侍大师,到厦门找一位黄丙丁医师医治,并施以电疗。治疗数月之久,始行痊愈。

  洽师出家后本名照润,大师为他易名普润,改易一字,含义甚深。二十余年后,洽师在《纪念大师逝世十五周年感言及后记》一文中,有一段叙述他随侍大师的因缘:

  衲以天假之缘,于大师三度弘化闽南之期间,亲侍讲席,每承耳提面命,慈诲独多,薰沐恩波,水流识海。曾在厦门南普陀养正院,每日常课授以其精选之读书录,日省录课文,亲自批注,要言不烦,语语殷切。专讲《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》,则全部逐篇先为分科分段,句读圈点,朱墨灿烂。自卷首至完篇,纤毫不苟。讲解之外,于紧要处,复加诠释,其诲人不倦之教育精神,视未出家时尤有过之。尝谓:“待人当宽而有节,持己应简默凝重。不能感人,唯责己之诚有未至。为学第一须在变化气质,克除结习,进修净行。”又曰:“士先器识而后文艺,况乎出家离俗之人。应使文艺以人传,不可人以文艺传。”是直以当世菩萨圣哲之心,勉后学奋发立德之志,永无疲厌。

  一九三一年,南普陀寺创办培育沙弥的“养正院”,瑞今法师任教务主任,三三年洽师任养正院监学,至一九三七年出国而离职。在此期间,他与瑞今、慧云二师还创办《佛教公论》杂志,弘扬正法,颇有影响。

  一九三七年,中日战争爆发后,广师应剃度师瑞等法师之召,往新加坡龙山寺,襄助瑞师弘化。龙山寺始创于一九一九年,系由瑞等的师父转武上人开山。一九二二年,瑞等法师到了新加坡,协助乃师,后来得到实业家陈文烈居士的慨施净资,继续兴建,于一九二八年始建寺完成。后来由瑞等法师继任住持,组织“福缘念佛会”,每月农历十七日聚众念佛,信徒颇众。广洽法师到达新加坡后,协助瑞等法师又兴建了后座的“喝云堂”及“藏经楼”。

  广师到新加坡第二年,名画家徐悲鸿到新加坡开个人画展,以义卖所得支援抗战。广老欢喜赞叹,介绍信徒购买,给徐悲鸿的画展予以很大的帮助。广老并请悲鸿为弘一大师画像,作为大师六十寿辰纪念。这一幅画像,迄今仍保存在福建泉州开元寺的弘一法师纪念馆中,抵星的第三年,广师又担任佛教居士林导师,以后连任多届。

  一九四二年,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,攻陷新加坡。日军残暴成性,不但对抗日的华人加以杀害,并且滥杀无辜,殃及一般平民。洽师目睹人民苦难,发动信徒救济难民,受到难民的感戴。一九四八年,洽师四十九岁,在芽笼购置房屋,创建“檐卜院”,随缘度化。一九五二年,龙山寺住持转逢老和尚示寂,洽师继任住持,又装修龙山寺,使寺院面目一新。

  洽师感于当时新加坡受英国殖民统治,只重视英文教育,华文学校极少,华侨子弟受教育甚为困难,因此他以龙山寺比邻弥陀寺,旷地极广,原为扩建弥陀寺之用,乃改变扩寺计画,做为筹建“弥陀学校”的建筑用地。洽老成立“新加坡弥陀寺及弥陀学校募捐建筑委员会”,推请长于佛寺建筑的转岸老和尚为主席,洽老自为总务。学校建成,洽老选庄不唐居士任弥陀学校董事长,自为监理员,并聘请林瑞鼎居士为首任校长。学校创立迄今,已历时四十余年,华侨子弟早年入校受教者,多入社会各阶层服务,为社会人士所称道。

  一九七二年,洽老重建龙山寺的大雄宝殿,同年又发起筹募弥陀慈善基金,举办社会福利事业。每年卫塞节时,他以现金及实物分赠各慈善团体,发扬佛教的慈悲精神。不仅如此,他以任居士林导师的身分,领导林友,筹募贫病老人的度岁慰问金,使贫困老人得以欢度新岁。此项工作,二十余年持续不断,并且是由他到居士林亲手发放,直到他示寂的前一年,九十四岁高龄时仍是如此。

  一九七三年,新加坡佛教总会改选,洽老当选为佛教总会副主席。七九年出任佛教施医所副主席及第二分所主席。八一年复被推为文殊中学、菩提学校董事会副主席,一九八六年,以众望所归,膺选新加坡佛教总会,及佛教施诊所主席,时洽老年已八十七岁,推辞不掉,在任数月,以年纪老迈、健康不佳为由而辞职。一九八七年,获新加坡总统颁发公共服务奖章,表彰他为社会福利事业的贡献。

  洽老八十岁以后,曾多次回大陆探视访问,一九八五年冬季回去那一次,同样也是八十余岁高龄的林子青居士,全程陪同他到全国参观访问,除到各大名山大刹布施供养外,对北京法源寺的中国佛学院、上海玉佛寺的上海佛学院、莆田广化寺的福建佛学院、福州崇福寺的福建佛学院、厦门的南普陀佛学院等处,各捐了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的人民币。一九八八年,他率领由龙山寺信众组织的朝山团,到陕西扶风县的法门寺,朝礼佛指舍利,并以泰国清迈王朝的贝叶经、古缅甸的贝叶经、及晋怀帝永嘉年间的鎏金佛像等宝物,捐赠给法门寺。

  一九九一年,洽老以脑血管栓塞症住院,曾接受开刀手术治疗。唯后遗症久治不愈,事闻于北京中国佛协赵朴初会长,大陆方面派出三位脑科专家到新加坡协助。是年,大陆发生严重水灾,急待救援。洽老在病榻上,发动龙山寺信众及居士林林友捐款救灾,洽老罄其所有,首先捐出其钵资六万元以为倡导。这一次其募集得三十万元新币,折合人民币百余万元,汇往大陆。

  一九九四年农历年初,洽老曾因下床不慎跌伤左手,再度入院治疗兼旬,回檐卜院休养,于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四日(甲戌年正月十五日)安详舍报。世寿九十五岁,僧腊七十三载,戒腊七十二年。治丧期间,新加坡总统王鼎昌伉俪、前总统黄金辉伉俪、各部首长、国会议员多亲临献花吊唁。三月二日公祭,与祭来宾及四众弟子数千人。荼毗后留下彩色斑烂舍利百余颗,分别供养于龙山寺喝云堂、檐卜院、当年披剃处的厦门五老峰下照普寺。公祭之日,檐卜院众弟子的一副挽联,概括了老和尚的一生事迹。联云:

  鹭岛随弘师督养正院学律南山德风可垂范三界

  星洲兴龙山创学弥陀扶贫济世培植桃李普四海

  (于凌波著)

 


 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 |  联系我们
地址:福建省 厦门市 思明区 思明南路515号 邮编:361005
备案序号:闽ICP备05008116号 Copyright 2003-2018 南普陀 All Rights Reserved.Nanputuo